“你们骗我玩吗?!”

正当宋澈的玲姐脉脉温情之际,蒙塔忍不住一通咆哮。

一看这浮夸的演技,还有这么离奇的巧合,他但凡脑子没被鸡蛋砸坏,也知道自己被忽悠戏弄了!

迎上蒙塔吃人般的凶狠眼神,宋澈依旧一脸茫然,犹如一只迷茫的小羊羔:“我怎么就骗你了?”

“你、你刚刚就是在装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蒙塔怒火万丈的骂道。

“这位泰警先森,你的脑子,是不是被刚刚的鸡蛋砸坏了。”玲姐又娇嗲嗲的说话也就算了,还非要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委屈万状的道:“刚刚你不是都确认过,我老公确实是心跳和呼吸都没了嘛,你还喊部下叫救护车呢,怎么现在我老公被我抢救过来了,你又说我们在骗人呢,难道就因为你是泰警,就可以蛮不讲理的欺负人了吗?嘤嘤嘤……”

这一声声嘤嘤嘤,顷刻间让蒙塔和所有人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大姐,你真委屈,露个表情就行了,没必要再绘声绘色了,大家的心肝实在是承受不住了!

连朱邪都得费老大的心力压制住暴揍玲姐的冲动,继续飙戏,“就是说,大家都看到了,明明就是你把我朋友推倒在地,害他心脏病发作,几乎猝死,还好我嫂子是医生,懂急救,否则这一会我朋友早去见阎罗王了。现在你非但不道歉,还恶人先告状,污蔑我们骗人,实在太欺负人了!”

“是啊,我们都看到了!”吃瓜群众们纷纷响应,不敢第一个出头,跟风造势的底气还是有的。

再说,现在确实是蒙塔理亏!

“我要去大使馆投诉,我们来泰国是旅游度假的,不是受你们欺负的,更不想在这丢了性命,我还要揭发曝光你们!你们干的这些还叫人事嘛!简直禽兽不如!”朱邪义正言辞的谴责道。

粉粉嫩爱猫少女美拍有种棉花糖的味道

“你!”蒙塔气结不已。

“哎哟,别吵了,我这心脏又在痛了。”宋澈捂住左胸口,也摆出一副“我见犹怜”的病恹恹模样。

“老公,别怕,有我在,我再给你做心肺复苏!”玲姐显得伉俪情深、恩爱绵绵。

宋澈一看玲姐的血盆大口,忙道:“没事的,老婆,我要是真的死在曼谷,你回去之后去翻我的保险柜,里面有一份保险,受益人写的是你。”

“老公,你对我实在太好了,嘤嘤嘤……”玲姐深情又激动的给了宋澈一个熊抱,一度让吃瓜群众们担心,这人没有心脏病猝死,就得被活活勒死了。

而蒙塔已经无力又无奈了。

先不说他实在承受不了这对小白脸和大肥婆的情深深雨蒙蒙了,

而且,宋澈刚刚猝死的症状千真万确,他实在没把握冒这个风险再怼了。

其实,只要蒙塔多多深入了解华夏文明,就该知道,眼前这一幕,叫碰瓷!

“我、我们走!”蒙塔悲愤道。

结果,宋澈还在往他刚转过身的后背补了一刀,气若游丝的道:“老婆,扶我起来,去大使馆,申请庇护,我要回国,曼谷太可怕了。”

蒙塔的脸颊横肉抽搐了一下,一想到此事很可能引发外交纠纷,左右一寻思,又一咬牙,转回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警官,我只想保命。”宋澈奄奄一息的道。

蒙塔沉默片刻,忽然掏出刚收来的钱,丢回给茶馆老板,一脸晦气道:“这下满意了?”

“我满意什么啊,只希望警官宽宏大量,别再为难我们这些外国游客了。”宋澈道。

蒙塔差点想冲上去用小拳拳捶打宋澈的左胸口!

马勒戈壁,到底是谁在为难谁啊?

蒙塔深吸了一口气,又从口袋里掏出不知从哪搜刮来的治安费信封,丢给玲姐,道:“就当给你的治疗费。”

“警官,我不是图钱的。”宋澈义正言辞的道:“不过你说得对,我是该去医院看看了,万一死在曼谷就太划算了。”

闻言,蒙塔终于稍松了一口气,接着立刻率着人,灰溜溜的夺路而逃,生怕这坑货继续讹诈自己!

等等,明明是自己来讹诈的人啊!

在群众们的哄笑声中,蒙塔等人落荒而逃。

而宋澈也在玲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宋大……”

张维炎立刻凑了上来。

宋澈则立刻跟他使了个眼色,道:“小兄弟,能不能帮忙送我去附近的医院啊?”

张维炎知道眼下还不是开诚布公的机会,于是也装模作样的扶着“宋黛玉”离开茶馆。

不过,当走到茶馆门口的时候,宋澈忽然心里一动,根据本能扭头看向了茶馆的某角落。

那里,一群僧人正观望着。

那个领头的龙p僧人还隔空对着宋澈微微一笑,竖起单手,弯腰点头致意。

按说出家人该慈悲为怀,结果这些货程都在看戏了。

宋澈扫了龙p僧人几眼,又看向了躲在龙p僧人侧后方的那个小沙弥ike。

ike的神情比较复杂,似乎显得欲言又止,又似乎在顾忌着什么……

……

坐上车之后,宋澈立刻恢复人模狗样,吐槽道:“玲姐,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演技太浮夸了。”

“你还说,说演戏的是你,不配合的也是你,刚刚我的心肺复苏都没做足套呢,你着急醒过来做什么?”玲姐也是满腔幽怨。

“……”宋澈就语塞不语了。

他能怎么说,

难道说等你做足了套、我就真活不成了?

那么友谊小船就真该翻了。

“我都说了,刚刚应该让lisa配合你演戏,一来你们男才女貌装夫妻才像。二来,lisa也是很有经验的嘛。”朱邪还在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

宋澈再次无语凝噎。

让lisa小姐姐给自己做足套服务,

那他就该生不如死了。

lisa翻了个白眼,正色道:“别闹了,说正事,你们得罪了蒙塔,蒙塔肯定会记恨你们,接下来可能会有些麻烦。”

“只要行得正,他区区一个小喽啰,总不能颠倒黑白了。”宋澈不以为然。

一开始,他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在他看来,这些华人确实太包子了!

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打落牙齿往肚咽。

难怪这些泰国土著敢于这么肆无忌惮的盘剥。

但看到张维炎要被牵连收拾,宋澈和玲姐只能出手了。

为的,不是张维炎的赤诚热血。

而是为了展露宋澈的装死本事!

事到如今,宋澈和玲姐都一致认为,张维炎父子,有嫌疑勾结降头师加害张维杰!

正如刚刚蒙塔随口说的那句话,张维杰疯了,最大的获利者,非张维炎父子莫属!

宋澈的出现,已经打破了僵局,必然会引起幕后黑手的忌惮。

既然如此,不如就作妖作得更大些,让幕后黑手更忌惮,方才更能有机会引蛇出洞!

宋澈装死的那一套本事,那是有极高的专业技能,否则岂能蒙混过一个专业的泰警?

等于是宋澈越展现实力,幕后黑手也就越慌张,就越有可能漏出马脚!

比如,现在被他们认定为嫌疑对象的张维炎!

张维炎哪里知道自己套路了,还以为宋澈他们是被自己的忠义热血给感动了才出手,

还掏心挖肺的说道:“宋大夫,林大夫,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会跟爷爷说,他会出手摆平教训那个蒙塔的。”

朱邪纳闷道:“话说回来,张老太爷好歹是唐人街首富,一个小泰警这么欺辱你们地盘上的华人,不是公开打张老太爷的脸吗?”

张维炎叹息道:“唉,这件事说来话长,其实蒙塔也是被授意这么挑衅我们的底线,或者说,这就是目前在泰华人的普遍处境。”

接着,张维炎就把原委大概阐述了一下。

其实很简单。

虽然泰国从民众到对华人都很友好,但凡事无绝对。

眼下,有一些人为了竞选领导岗位,为了拉到土著们的选票,往往会承诺提高他们的就业、收入和福利待遇。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好给土著们好处,最简单直接粗暴的办法,无疑是宰大户、搞均富。

那么被打的地主又该是谁呢?

不言而喻了!

“华人们太勤劳了,很多行业的市场占有率很高,各行各业精英辈出,相比之下,有些土著民族就比较懒惰了。”张维炎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lisa,歉然道:“对不起,我没有冒犯的意思。”

“我理解,这是事实。”lisa善解人意的道。

很奇怪的现象,泰国土著的不少穷人,为了脱贫,不想方设法的勤劳致富,而是更愿意等待天上掉馅饼。

比如,让孩子去吃雌性激素,当人妖卖艺养活一家子。

lisa无疑深有体会。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最近竞选市长的那个人,喊的口号就是这个吧?”lisa忽然想起了什么。

张维炎点头:“没错,那个市长候选人,他的政治牌,主要就是提高土著们的福利……”

言下之意,就是要打压华人的福利!

这样才能腾出资源空间和钱给土著。

“那个候选人,就是蒙塔的上司,曼谷警局的局长。”张维炎无奈道:“而我爷爷,作为曼谷华人的代表人物之一,自然就首当其冲被针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