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显他在开封待了整整五天,不为别的,只是为之防止赵宇变卦。他那样的性格,说不一定一次大醉之后,便把一切承诺都忘了。

但这次,好像真的是周显他自己多虑了。赵宇似乎完下定了决心,在第二天便将店铺盘了出去,并贴出了售房告示。赵宅虽然破败,但说什么也处于开封城的黄金位置。仅那一处宅在便卖出了两千两白银,足够他在京师的一切开销了。

周显一直将他送上前往京师的商船,这才又重新返回梁春苑,提笔给自己兄长周贞写了一封信。他本来的计划是见过赵宇之后,再回舞阳见周贞一面。但耽搁了这几日,前往襄阳的时间已经拖延。再加上他听赵宇说了河南一地的情况后,知道从豫北到豫南绝非易事。只能先行前往襄阳,等到以后有时间再从那里前去舞阳了。

写完信,周显让李开将它送到专有的驿站。大约三天之后,这封信便可到达周贞手中。而周显也决定改变路线,先乘船到淮南,以避开民变区,再骑马前往襄樊地区。这样虽然路途之中会耗费不少时间,但却安了许多。在乱世,周显始终以为保性命为第一要务。除非遇到那些不得不做的事情,在那时,即使拼尽性命也要去做。

漕运为大明朝的南北大动脉,尤其在北方陷入大型旱灾的这个时候,南方的粮食供应一直是维持京师乃至北方大部分地区稳定的根本。因而,大明朝廷一直尽力维持着京杭大运河的安。在东昌府附近有近万山东兵维持山东河段运河的安,在淮南地区也有数万漕兵维持着从山东到杭州那一段的安。

即使等到明灭亡之时,总督漕运的路振飞仍然掌握着数万漕兵。要不是后来因为马士英罢免了他,而他的继任者也属无能之辈。清军想要南下,还要颇费些波折。而路振飞则在无兵无权之后,在福王的朝廷内不受重用。后来投靠隆武帝之后,虽然受其重用,但亦无法改变丝毫局面。在汀州被破之后,死于途中。

所以,在明末,无论何时,水路一直都是最安的途径。

也确如周显所料,通过水路南下,一路无碍。到达淮南之后,在骑马向西。在路上大约耗费了二十余日之后,周显终于到达了襄阳。但此时的杨嗣昌已经前往荆州,他便和李开又急忙骑马赶赴江陵。好不容易在杨嗣昌前往川地之前在江陵城外遇到了他。

但此时的形势,已早非几个月前可比。那时,杨嗣昌指挥大军大破张献忠,将后者完逼迫到绝地。而此时,则是他所指挥的官军疲于奔命,完搞不清张献忠身在何处。空耗钱财、军粮无数却始终无所得。

杨嗣昌昔日提出“四面六隅,十面张网”的计策,是基于农民军衣着破烂,在冬季机动性差的特点。利用冬季的三个月,以彻底剿灭流贼。在已经过去的冬日三月内,杨嗣昌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战果,屡次大破张献忠。但张献忠剿而未灭,反而在遭受巨大损失之后,和罗汝才、马回回等叛贼串联一起,共同抵御官军。

再加上天气逐渐转热,农民军的机动性得到恢复。凭借胯下骏马,一日之间,往往日行近三百里。忽东忽西,忽南忽北,行踪不定。

而杨嗣昌本人因为性格原因,没有处理好诸将的关系,导致他能依靠剿贼的两大骁将左良玉和贺人龙都不肯完听令,其他诸将之间也是矛盾重重。有时为了自保,手下大将竟然明知道张献忠身在何处,却不愿意出兵与之交战。导致他一路畅通无碍,始终无法彻底剿灭。

大胸超模mm最新妩媚性感写真

再加上南北大旱,而秋粮未下,百姓饥饿。从贼的人数逐渐增多,张献忠的实力在很短时间内又得到了恢复。就在不久前,张献忠在夔州府大破官军,局面再次恶化。四川巡抚邵捷春无能,再加上湖北各地已无农民军的踪迹。杨嗣昌便欲亲自前往重庆,主持围剿事宜。

周显到的时候,吃惊于杨嗣昌的变化。年余不见,他满头的青丝已经开始斑白,双眼虽然依旧犀利,但却少了昔日的那股精光,显得疲惫异常。他迎上周显的目光,随意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了?”

周显点了点头,躬身拜礼道:“学生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陛下本来就没打算杀你,我也只是顺势而为。但那件事,你确实得罪了不少朝中之人。以后做事,一定要慎之又慎。我这次招你来军中,你也别以为是什么好事。不久以后,我将前往川地剿贼,而万先生则作为监军先行前往。我欲给你一百甲士以保护万先生安,你可愿意?”

周显本来以为杨嗣昌招自己入军,会让自己独领一部。但却不曾想,此刻他竟然让自己去当一个保安,心中不禁生出一些黯然。但那一丝失望却转瞬而过,毕竟自己刚来这里。他恭谨立身拱手道:“在军中,先生为一军主将。一切命令,周显都自当遵从。”

周显脸上的那一丝失望落入杨嗣昌眼中,但他却选择了忽略,淡淡说道:“既然你也同意,就下去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一会会让万先生前去找你,明日你就随他一起前去。”说完,他再次摆手,一个亲兵上前摆手示意周显出去。

周显再次向杨嗣昌躬身,随着那名亲兵向住处走去。

路上,他一直回想杨嗣昌的话语。其实,他对自己所说的话语并不多。但从他的脸色来看,战争形势肯定不容乐观。要不然,他也不会连和自己叙旧的时间都没有。

周显记得在原有的历史中,大约是在半年之后。在杨嗣昌远在四川之时,张献忠偷袭襄阳城,斩杀襄王并得到了杨嗣昌储存的所有军备物资。这最终导致杨嗣昌心生绝望,最终选择绝食而死。

周显本欲提醒杨嗣昌此次入川所可能存在的风险,但想了想,最后觉得还是暂时算了吧!毕竟那是半年后的事情,这时候提出来。别说他不会信,就是自己也无法完说服自己。他叹了一口气,收回自己的心思,继续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