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

而在距离八百里之外淮南境内。虽然随着广陵、山阳、钟陵等地的相继陷落,而代表着淮南十三州境基本上落入了太平军的掌控当中;但是在广陵以北到山阳南边的高邮湖一带,零星而频繁的战斗却依旧时有发生。

因为,那些从广陵城中出逃的杨行慜旧部,朱延寿、田頵、吕师周、安仁义、赵惶等残余人马,依旧在高邮湖流域的众多结冰的水泽与草荡当中苦苦坚持着;并且还攻破了好几处本地的坞堡和集镇,将其中不分男女老幼俱是杀掠一空。

因此,只要行进在枯败的大蓬荒草之间,也许不经意还可以遇到几具被冻得硬邦邦的溃兵尸体,就这么覆盖着或薄或厚的雪花,而仿若是落地生根与这天地万物都融为了一体似的。

裹着夹绒大衣而带着覆耳大帽,骑在一匹同样披着毛毡驽马上的镇反会新任特别顾问徐温,也心事重重的在这支满载辎重的队伍中缓缓行进。

在大雪时断时续的冬日里行进,并不是一件特别轻松的事情,他这一路过来至少歇脚了五处地方;其中有三处都是普通村落民居改造而成的聚集点和编管地,但是他居然没能看见一个冻绥或是饥饿的死掉的人等;哪怕是那些明显体质更弱的老幼妇孺,在陈旧衣物之下也是一副生气有余的模样。

这不由让他暗自心惊起来,至少对于如今饱经时疫与战火的璀璨,而遍地荒芜、人口凋敝的淮南境内而言;太平军在这些不经意的细节当中,所表现出来的物资投放和分派、后续维持和保障能力,又是如何可观可畏呢。要知道,徐温也曾经在幕后主持过大军粮草筹集和输送,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艰难与大费周折之处呢?

他可是亲眼所见这支辎重队伍,从那些江上游曳的车船上卸下来堆积如山的石炭和口粮、油脂;然后又沿着满是积雪的道路坚定前行着,将沿途所过的屯庄和据点当中的库房塞得满满。然而,这只是如今穿行于淮南境内的无数只队伍当中,稍微大一点的那支而已。

而这些沿着大江破浪而来,又变成通达四面八方的洪流,同样也是太平军强大实力的另一面佐证。在这里不再是刀枪剑戟弓弩火器轰鸣时的摧枯拉朽,攻城拔寨无往不利的武力威慑;而是另一种救世济民、活人无数,而足以直击人心的莫名伟力和底蕴深厚。

至少他可以暨此确认一件事情了。经过这个严酷的冬天之后,无论是昔日追随的恩主杨行慜,还是广陵城内那些淮南节衙的部旧们,所期待的一呼百应、乡土景从的局面,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因为任何抗拒和排斥太平军的存在,不是在此之前就被剿灭和搜杀,就是倒在横行的时疫下,余下来的也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的严酷。

所以,最后在来年春天能够活下来的,只能是那些普遍感激和遵从太平军号令和主张,的所谓“新土顺民”而已。或者说,徐温他自己就是这些新土顺民当中侥幸得以出头的一员吧。要知道,在被调遣过来之前,他已经在老家庐州参与了好几次大规模的集体审判,及其前后准备的各种事宜。

也把那些残余乡土势力身上,尚且掩藏很深的积年罪行和诸多情弊手段,给逐一揭举和清查了个底朝天;可以说是通过这个自绝于乡土豪姓、缙绅的投名状;他才得到了更进一步的任用。因此,他如今只能凭仗对杨氏旧部知根知底的优势,尽快协助平定淮南地方,而在暨此太平军所代表的新朝势力当中站稳脚跟。

暖洋洋的灯光下安静的女子图片

然后若有可能的话,徐温其实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私心。也就是听说太平军接纳了大量从北面送过来的旧朝宗室女眷;并且给安置在了一些歌舞曲艺的宣教部门内。他日后能够站稳脚跟之后,也未尝想要求取其中一位前朝的血脉,然后稍微提升一下自己贩过盐、也做过强盗的家门才是。

他正在想入非非之间,突然不远处落满雪花的枯败苇荡中,发出了大片的摇曳和震荡起来的噗噗声;然后是鬼哭狼嚎一般的刺耳声响当中,相继冲出许多沾满雪花的身影来。它们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恶鬼一般,毫不停歇喷涂着白烟气息而扑向了这支前后拉长成一字长蛇的辎重队伍。

很快的,那些负责牵挽和引导牲畜的民夫见状顿然一哄而散,沿着道路两头径直奔逃而去了;然后是那些队伍中夹杂的辅卒,也很快被这些袭击者给冲散开来,而将这些满载的辎重车马,尽数丢给了这些突然出现的袭击者。然后就见这些满身雪花的袭击者,迫不及待操刀砍破了覆盖在车上的篷布封装,而将其中散落出来的米面豆饼等物,合着冰雪抓起来大吃大嚼起来。

然而正在队头,恰巧随着这些退下来的辅卒,而避开那些袭击者势头的徐温,却是在脸上露出某种悲哀和闵然的神情来。太平军的东西岂又是那么好抢夺的。而这些退下来的民夫和辅卒,也并不像情理当中表现得那么慌乱和无序;他们很快就在道路两头重新聚集起来,甚至连手上的兵器和弓弩都没有丢掉多少,仿若是在期盼和等待着什么。

下一刻,正当这些袭击者在努力拖曳着试图搬走马车上的物件,或是将其挪移到那些从车架上解脱开来的驮畜身上;突然远处细细碎碎风雪当中,就响起了有些变调的喇叭和尖锐哨子声。然后,在风雪中紧接而至的却不是什么刀枪剑,而是一团团带着弧形烟迹轰然炸裂在这袭击者之中的火球。。

顿时将这些袭击者给震得七倒八歪,又相继点燃了一些人的衣物和车上堆载的辎重;更有一些火团在道路两边的芦苇从中落地不熄的熊熊燃烧起来。顿时就将这些袭击者的位置和身形给明亮的映照出来;正当他们惊慌失措的丢下手中的东西,想要转身掉头逃进那些苇荡之中,从道路两边围拢过来密密迸射的铅雨,已然兜头盖脑的笼罩了他们。

只见这些浑身颜色斑驳的袭击者外围,顿然凄厉惨叫着以各种姿态纷纷扑倒、跌坠在了雪地上,剩下还在犹疑不决的的幸存者,这才仿若是如梦初醒一般的决然连滚带爬,力逃进火势尚未完蔓延开来的苇荡之中;然而,还没有过上多久,这些身影又相继从苇荡中逃了出来。

因为,随着被践踏的满地狼藉的苇荡枯草,一起冲出来的赫然还有身穿铁鳞甲头戴帽兜的太平骑卒。他们就像是驱赶猪羊牧人一样的夹枪挥刀,将这些败逃的敌人给过筛一般的重新驱赶回来,最终变成了乱哄哄盘踞在道路上的一大群。。。。

待到了第三天,随高邮湖的广袤芦苇草荡中的诸多野村在内的秘密据点,相继被按图索骥的太平军将士杀上门去,逐一捣毁之后又付之一炬之后;在高邮城中也一时间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色俘虏。

只是昔日纵横淮南之地,总是努力保持一副基本光鲜体面的寿濠军,如今就像是乞丐一样的用各种能够找到布片织物缠裹在身上;他们个个面黄肌瘦羸弱的连基本甲衣都穿不起来了;外露的头脸手脚等身体部位上,还有多处青灰发紫的冻伤痕迹,而只能像是鹌鹑一样哆哆嗦嗦的蹲挤成一团:

这让负责前来检视的徐温,看的是不由百感交集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好了。这时候,带队尾随接应的骑兵虞候陈肚儿提醒道:

“徐顾问,的生意该开张了”

随后,披头散发的左衙指挥使张颢为首等,在俘虏中被逐一辨识和指认出来的淮南旧部,也纷纷不由对着徐温破口大骂道:

“徐老四,这杀千刀的。。”

“狗操的徐四,当不得好死。。”

“我这也是为了们好的,”

面对着这些咒骂和侮辱,徐温却是不疾不徐的淡然道:

“至少们在这儿被我认出来之后,虽然之后明典正刑难逃一死,但是起码也可以不至于牵连过多到们的家人;或许还可以有血脉传世。”

“可要是任凭尔等继续祸害地方下去,就算太平军不可以追及家人,那些地方上苦主和关系人家,岂又会轻易饶过尔等的身后,只怕要有更多不忍言之事了。。”

“狗贼安敢!!!”

“誓与不甘休!!”

然而,在这一片交相痛骂声中,也有完不一样的声调:

“我愿自赎,还请看在昔日旧义,给小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报效机会。。”

徐温不由定睛一看,却是杨行慜麾下素称骁勇刚悍的衙前骑都将,也庐州合肥人出身的乡党王景仁。

“我也愿意降顺,。。我还知道那安仁义可能的藏身之处。。”

有了这个开端之后,另一名淮南射月都骑将阿史那月鲁连忙开声道:

他本是突厥别支余种,统领着军中少许沙陀人和杂胡胡骑,先追随过天平军曹晸,又转隶了杨行慜麾下;相比这些苦大仇深的详图任务,反而没有那么坚决的死硬立场。

然而听带这句话,徐温却是心中一动。这安仁义可是典领骑兵,名冠军中,更是一度号称淮南第一神射的顶尖人物。

——我是分割线——

而在遥远北地,河东道西南部的上党、襄国两个并联的盆地内。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道路左右散布的凌乱尸体上,其中既有毡衣皮帽的胡人也有大袄夹帽的官兵;但是更多是流亡于道路的男女老幼;衣衫褴褛的他们就这么偶然遭遇一场寒流之后,保持着团团相拥着被冻毙在道路边上了。

而身被重铠,櫜弓坐槊,骑乘着一匹白马的沙陀军义儿都指挥使,如今已然被改用汉名李克用,自称李唐宗室嗣曹王一脉的朱邪翼圣收为养子之一,而改名为李存孝的沙陀勇将安敬思;也看着一夜之间变得空空荡荡的成德军营帐,不由惑然道:

“成德军就这么毫无情由的退却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