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枳看着三维监控视图上的场景,心里更加郁闷了。

枳原本是一个高级系统,没想到因为在上一个任务中失利,虽然最后仍旧把那个家伙坑了进去,但是自己也付出了很大代价,完成的并不完美。

所以主神苍梧便让他有始有终,守着这个系列任务,无论什么手段,都要把那个任务者留在这个时空裂缝中。

枳心道,还能有什么手段?

在一个拥有完整法则的小世界里,一切都要受到法则的约束。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她违反法则,或者让她尽可能出错。

不管是让她违背那个时空的规则,还是怎样,只要出错,就会被绊住。

原本以为上一个角色,直接抽走其灵魂,按照他们主神系统下的惯例,神使一般都会帮原主过完一生。

而且大多数也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毕竟有非凡的手段和魅力,即便在普通的小时空,不管是各方面都倍受追捧,极致的享受。

却没想到那个家伙并没有留在原主的身体里,而是……她,她不仅放过“仇人”,还将仇人的灵魂释放出来,更过分的是,还成全了仇人。

如果在他们的主神体系下,这兼职就是傻到家了。

美丽可爱动人空气感美女图片

然而就是这么“蠢”的一个家伙,竟然阴错阳差,填补了那个小时空的法则罅隙,让法则变得更加完整。

差一点,就让她离开了时空漩涡的坑。

所以,现在芩谷的这个角色是“精心”挑选的。

懦弱,自私,潜藏在骨子里的阴狠和享乐主义。

他们故意没有收走这个家伙的灵魂,就是想让他去不断影响芩谷的思想和决定。

而且,这个家伙虽然从骨子里从思想里自私,但是并没有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至少到现在还没有负功德值。

所以,即便芩谷跟那家伙之间的理念不一样,她也不能把他怎样。

弄不死她也要恶心一下她。

果真,这个原主灵魂并没有让枳失望,大环境还没安定下来呢,太监给他送了几个美女来就立马忘乎所以,想要去OOXX,相比之下,比他的弟弟子亥有过而无不及啊。

枳没想到原主的要求一点也没影响到芩谷,芩谷连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直接将原主的灵魂压制了。

啧,还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啊。

照那家伙的手段来看,就这么一个普通小时空恐怕还是很难将她留下啊。

嗯,必须做两手准备了。

…………

登基第二天,在芩谷面前的案牍上就堆了一座小山似的奏疏。

这里面九成都是要她严惩关押起来的皂仁及其党羽。

皂仁肯定要办,而且狠办,不过不是现在。

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稳定国内大局。

免得这边窝里斗,那边的叛军就攻到城门前了。

芩谷已经有了想法,虽然看起来有些疯狂,不过在她以往已知的一些战例上,不乏以此取胜的例子。

她原本打算让一部分人去做,不过现在自己才刚刚掌握大权,即便之前跟着她一起造势的人,她也不能确信其中有几分对自己的忠诚。

唔,说到这个问题,如果说那些人忠诚的是自己现在这幅身体的话,芩谷觉得还是不要了吧。

而且那玩意儿一旦泄露出去,一个不好反而加速自己的覆灭。

所以,还是让她亲自来吧。

她经历了那么多的小时空,领导才能没学到几分,但是行动力和干劲儿却逐步提升。

Ⅱ级医术,没有什么不是一把药粉不能搞定的,一把搞不定,一百把!

芩谷让人把她需要的药材送到自己的宫殿,严禁任何人进出……万一泄漏出去,任何一种药粉的方子流传出去,都是一个潜在的灾难引爆器。

所以,一切都自己亲自操作。

芩谷从晚上一直弄到早上,天刚见亮,外面的大臣已经排着队要求见她了。

芩谷知道,这些大臣中有一部分是划水的,但是也有一部分是有真才实干。

原主对这些没有记忆,也没有小Z辅助分析,那么就只能靠她去发掘,逐步让那些真正有才能并且忠于大荆王朝的人成为王朝的股肱之臣。

所以不管她如何忙,她肯定是要见的。

芩谷放下手中事情,换了一件衣裳就出去见大臣。

一部分仍旧进谏关于皂仁及其党羽的事情,芩谷心中有自己的打算,便只应已阅,便让他们退下。

然后上来一个叫章成忠的青年,本是先帝时的少府,后被子亥提拔为大将,让他抵御叛军。

不过这个大将也就是名头而已,朝廷无兵,所以他是有大将之名却无大将之实,还要让他抵御叛军,否则就会军法论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兵一卒的大将难道用双臂去挡叛军的几十万兵?

他知道这就是一个死局,原本想着直接遁走,不过他还有一个牵绊的人在内宫,先皇的十九公主,珉玥公主,所以他是左右为难。

正在踌躇中,没想到一夜之间朝廷变天了,经过两天思索,他决定来探一探这个新皇帝的底。

芩谷顿了顿,说道:“朕可以给五万兵马,并且给便宜行事之权,我想知道将如何应对?”

芩谷尽管经历了很多次冷兵器的战争,但是对于怎样带兵和排兵布阵仍旧是一窍不通,她唯一会的就是,仗着自己的技能和实力,一路莽过去。

她刚才看了一眼章成忠的谏书,倒是很想看看对方的想法。

当然,即便是最糟糕的情况,对方只是徒有虚名,或者有了反叛之心,她还有自己绝招,怕什么。

章成忠听了芩谷的问话,微微顿了一下。

这个新皇帝是愿意听自己的谏言了?

这对于臣子而言,简直就像是为其打开信仰的大门一样。

于是稍稍整理了下措辞,便开始娓娓道来。

从当今天下局势,再到怎样用兵抵抗等等,说的很在理。至少在芩谷这个兵家外行是听不出什么毛病。

最后,章成忠又建议,既然现在朝廷兵力不足,或许可以将一部分囚徒释放,让他们戴罪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