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淮南道的滁州境内,一处被大火焚烧过后的村邑废墟外,正飘荡着太平军的鲲鹏青旗。

一身精锻兽吞细鳞甲水纹钢片护胸的披挂,而显得格外粗壮的淮南讨击军副将钱具美,突然向着上空奋力丢出一个吃空的罐头,就听哐当一声已然被身边一支装好的火铳给击个正着,又将扑落在废墟之中的鸦群,给重新惊飞起来了。

“再思真是好射术!”

钱具美不由拍手赞叹道:

“副讨过誉了,乃是这器械精良之功尔?”

名为许再思的军校却是垂下下细长身管的火铳,而低头谦声道:

“倒也不是这般说的,若是都如再思的眼力和手准,只消在战阵之中集齐那百八十人持阵而击,专打那些当先的将校和选锋猛士,却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和生受得了呢?怕不是以寡敌众,轻搓敌势的好手段了。”

钱具美却是半是赞许又半是略有所思道:他可是亲眼见道这位据说是浙西山中猎户出身的军校,用这支比寻常制式火铳更长一些的器械,眼疾手快的打杀了四名以上,藏匿在建筑残垣和野草当中寓意偷袭的敌兵。

“副讨,左近都已经仔细搜过,就连瓦砾下也被挖掘过了,再没有发现更多活口了?”

这时,另一名满身风尘与血垢部将陈章亦是转回来复命道。

“淮西之辈,可真是罪恶昭彰啊!”

新加坡女孩的异域风情

钱具美闻言不由沉重而复杂的叹声道:

眼下村庄里这场大火,当然不是太平军为了防疫的需要而放下的,而是出自地方上某种意义上的自救行为。毕竟,在哪怕是在形同灾劫一般的疫情期间,也总是有着各种形形色色的奇葩和怪状的发生。而一些明显出自人性自私面的丑恶和罪恶,也被掩盖在了这些疫情所带来的恐慌和死亡之下。

比如以坞壁、村寨联保为由成群结队封堵道路,驱赶和打杀可能经过的外乡人;或又是那些成群结队背井离乡的流民,洗劫和屠戮途径可能疏于防患或是防备空虚的村邑,已经算不得什么稀罕事了。

甚至还有人开始假冒太平军的“三支队”人员的名头开始招摇撞骗,坑害那些六神无主又病急乱投医的乡土民户。乃至是有冒出来的武装团体,公然打着太平军的旗号勒索和洗劫,屠戮那些有意投附的聚居点。

而这次被焚毁的村邑也是同样的缘故,不过大火却也不是外来袭击者事后用来毁灭罪迹而放下的;而是当地被屠戮和杀害的乡民丁壮,在走投无路的绝望之下亲手放火烧毁自己的家园,来试图阻挡这些宛如鬣狗、豺狼的一般的游荡武装;

当然了,这场大火烧起来之后,并没有能够阻挡多久他们被残害和杀戮的悲惨结局,反倒是激起了推波助燃的凶性;却有幸之不幸得正好将巡游到附近的钱具美所部给引了过来;最后太平军的搜索人员在最后一点没有被过火烧掉祠堂建筑当中,只找到了百余名被烟熏得半死不活的妇孺人等。

因此,如今相对于后方已经慢慢稳定下来,并且着手尝试种植冬麦和豆薯的黄、蕲、和、舒、庐等沿江各州;已经移驻到滁州境内的钱具美及其本部的肩头重担,也因此一下子变得繁复而沉重起来了。乃至他不得不放下一些身段和姿态,向扬州境内负责包围广陵城的讨击军正将朱存寻求助力。

比如借助其麾下作为机动部队的十数团马队和调拨自江东的舟师,以便配合他手头上的兵力完成对于北面各州的封锁和隔断任务。不然就然是他全力扑杀和围剿下来,也没法在北面源源不断逃亡过境的情况下,彻底断绝类似的事情根源。

但是这一次身为正任统将的朱存,既是支持了他的看法,认为他采取的方略还是得当的;然而却出乎意料的又拒绝了他的所请,理由是分兵东西两路的人马虽然各有自己的任务和目标,但是在大方向同样有所主从之别的。

因此,在战术层面上进行相互呼应和支援作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眼下实在不宜动用抽调以备万一的机动力量,来加强另一方面的力量,这对于这次淮南攻略的主要目标——广陵城中的杨行慜大部分人马,将造成某种可乘之机和不确定因素。

然而,就当钱具美对此自觉无话可说而只能另做打算之际,随后却又收到了对方调拨过来的一批器械、骡马,车辆舟船、粮草缁重的加强和补充。这也让他不由放下那么点隐隐的揣测和别念,又横生出几分感慨和谓然啜叹。这太平军体制下终究是与旧朝截然不同,自有一番做大事、兴大业的风范,。

因此,他籍着这批补足的军事资源,又整编和扩充了更多的辅卒团队序列,进一步武装了那些屯庄和编管地的所属;在确保恢复生产的基本劳力之余,将相应的丁壮给武装和训练起来,编成拥有一定活动范围的巡护队。

而依靠这些暂时性的辅助力量支撑和维持后方的局面,他进而又从沿江各州抽调出更多兵力来,依靠因地制宜的骡马和舟车代步,组成反应更加迅速的多支打击队来应对局面。同时又将那些原本被打散编管劳役的“义军旧部”,从中重新利用起来了一部分。

比如,其中就有自淮西军投奔而来的半个浙东老乡顾全武。他原本是越州余姚(今浙江余姚)人,做过一些日子的僧人也追随过当初的杭州八都兵马使董昌;后来黄巢过境时他不满董昌的退缩自保,就跟随了河南大匪出身别号“赤旗五”的蕲州巡守韩全义的麾下;

后来韩全义为黄巢委任的淮西都统刘汉宏所兼并,他又成为了刘汉宏大将杜雄的手下;在淮西军与多方征战当中出了不少力。然而淮西军素来看重乡党和亲族关系,而优先重用申光之地选拔出来的家乡子弟。所以他虽然素有勇力也称彪悍,但是除了得到一些赏赐之外,其他方面就不怎么得意了。

后来由朱存率领的太平军正式登陆江北境内,韩全义为首的昔日西方义军头领竞相降服,其中大多数人都选了交出残余人马而南下置业做寓公的生涯。韩全义在前往江陵之前,也想起来了这个旧部去信招揽。然后他也毫不犹豫的投奔了过来;成为了打头阵扫平地方的马前卒之一。

待到如今的钱具美来主持江北地方局面之时,他也就顺理成章的仅仅追随在这位浙东同乡的鞍前马后了。至少在镇压地方的反乱和骚变,以及对付和甄别那些来自北边的流匪乱兵,表现的还是相当得力而很有一套的。

这次能够在这所无名村邑附近成功堵住了这些,明显出自淮西军背景的武装抄掠团体,同样也是出自他的一番功劳。或者说他格外熟悉这些昔日淮西军同袍的作风和手段,而总能够在关键时刻猜中对方的行事步调和轨迹。

因此,也算是给钱具美在针对淮西战略有些被动的局面之下,多少挽回了一些脸面。而且这位顾全武也很知趣和善于揣摩,总是踊跃自请干一些不方便见诸于光或是游离于灰暗地带里的脏活;比如带队处理那些被隔离的重症区域,或是让那些颇有些口碑和名声,却比较顽固的豪姓郡望之家,提前消失在“匪患”之中。

虽然这种行事风格和手段是在有些上不得台面,但是对方反而是乐此不疲而视之为,可以获得信任和亲近的必然过程;钱具美并不怎么赞同但也不方便公然斥责之,也只能姑且由他去了。钱具美正在如此思量着,突然心有所感的抬头起来。

就见手上犹自带着新鲜血迹和其他异味,长相硬朗而表情恭切的顾全武,匆匆走到了身边对他为首俯首禀告道:

“副讨,那些俘获之中已经大多数招认了。。”

“可有什么其他的发现么?”

钱具美看到他似有所得的表情不由反问道:

“副讨明见,正是如此,其中尚有部分贼人乃是自庐州那边逃避过来的。。据说当初还有人给他们牵头和带路呢!”

顾全武连忙回答道:

“这么说,岂不是杨氏在地方的余孽,与淮西贼寇合流了么”

钱具美不由表情一凛道:却是突然发现之前的一些揣测和疑虑,顿然都能对的上号了。

——我是分割线——

而在夜幕笼罩之下的广陵城内,随着被缓缓推开的城门而在黑暗当中冲出一群人来,然后又变成当面营地外围堑壕中被触响的轰鸣,以及厮杀震天的叫喊和喧嚣。

就在城池的另一端,在明灭不定的火笼和灯具所照耀不到的死角,则是摸黑从城碟处用绳子坠下的一些人体来,随即又彻底消失在了墙根下水声荡漾的黑暗当中。

而在墙头上的杨行慜,也在目送着这些陆续消失在黑暗当中的勇士,虽然他不能确保其中有多少能够真正穿过贼军的封锁,而回到疫病横生的乡里去。但是只要能够将太平贼的后方扰乱起来,他自然可以与任何一切势力进行谋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