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结束浮云骏,翩翩出从戎。且凭天子怒,复倚将军雄。

万鼓雷殷地,千旗火生风。日轮驻霜戈,月魄悬雕弓。

《塞下曲》

唐代:高适

——我是分割线——

“学问?学问,什么叫做我太平军的学问?不是让们引经据典、旁征博引的考证,而是要想办法让没牙的老妇,大字不识的农夫,牙牙学语的幼儿,都能一听就大致明白的东西!”

“要的是尽量贴近地方乡土的言语和风物,让人朗朗上口有个印象深刻的好记住;而不是一群人自以为高尚博学的关起门来,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的玩意。。”

“若不能为市井民间所欣赏和传扬,就算精研的再多,考证的再全面,又有个鸟用。我太平军走的是有教无类、众生皆允的人间大道,而非那些世家门第专断经义、把持学问的故智。。”

“好好白乐天、微之的元白诗派,通俗易懂、写实适口的文风不学,非要去钻故纸堆里琢磨骈六骈四做什么?还是卖弄聱牙诘屈的学问显示高人一等,或是想学那世家门第在小圈子关起门子自娱自乐?”

“大都督府训令,日后所有学刊、文抄等书著的审阅小组,连同各学校随机抽选的考评人等,一旦发现类同趋向,一概取消所有职分,就此下放改造重新学习和体察民情风貌。。”

然后,皮日休又转而对着另外一拨人厉声训斥道:

广州女孩吴欣芳淘宝美图集

“么这些见习出身的宣教官、采风使啊,可都是未来风闻进谏的科道言官种子;怎么就整天眼仁向上看,光想要整出个泼天大案来,而不是埋身下去踏踏实实的了解,民间可能尚存的疾苦和弊情所在呢?”

“如今的王上又是什么样的人物,还差那点儿风闻议政还是品评时事的功夫么?王上他要的是了解实务能干实事,替他监理地方底层而体察市井民情的基干之才啊!若是搞不清楚自身的定位和用途,那还谈何前程可言呼?”

“那种只会把太平两字,抄满一本书来奉上的废物又有什么用。。有这溜须拍马的营钻功夫,还不如多读读先人的《太平青领书》和今世的《太平两同书》!总比那让人吃不饱肚子,也不能当衣穿暖的空洞狗屁,更管用些。”

而在另一边隶属于大讲习所的棚子里。

“都说我为什么要出这个头,因为我不出这个头的话,便就又是如年前顶冒弊案一般,晓得多少人家要倒霉的天大是非了!”

如今大讲习所屈指可数的资深教授,同样也是督府特聘编修兼文史顾问,别号“玄英先生”的方干,也在满脸肃然的对着聚附在身边的生徒们道:

“大都督府考拔人才的最大善政是什么,是糊名另抄,是随机抽取考官和阅卷官,是交叉审阅的共评制度;是有教无类的择选生员之制!”

“不用再像旧朝那般辛辛苦苦的行卷,不用较劲心思的营钻考官所好,打听门路出入公卿之家以扬名声!不用再卑躬屈膝的揣摩那些勋贵权门的喜好,只为了一句举荐。。。”

“只要有才华和学识,也有报效督府的景愿,就无虑他人能够用投机取巧的舞弊手段,又是仗着权势的通榜手段,将寒窗苦读多年的文章给挤下去。。”

“归根结底,就是如今大都督府给世人一个基本的公平和公道;给广大寒门庶族的子弟,一个获得学识和学问,报效天下众生的坦途大道。。可是看那些人做什么?”

“稍稍有所机会参与审阅和考评,就开始私下兜售自己所好的诗文选集以为牟利,还刻意在文章里弄些穷尽考据的晦涩字词,以为内外串题而辩卷给分,这是当世人都是傻子么?”

“这样的害群之马若不能马上去除掉,难道还要拉着整个学官体制,再来一次人人过关的重整和肃清么?至少我站出来表态和发落,那也只是本部门的主动自清,可要是让镇反会或是监察院来插手,们都还想独善其身吗?”

这时候,外间再度响起了一片嘈杂声,却是同样带着许多女眷去附近林地里采桑,以为四季劳作体验之一的小夫人曹红药;也挎着装满露水嫩叶的篮子主动过来探视了。顿时引得在场一片恭迎和问候之声。

只见依然是那般温煦得体又笑容可掬的她,随后就接过田间灶头所烹制的茶汤,又亲手试了试炭火堆里扒拉出来的烤薯,就这么毫不犹豫的脱下鞋袜而挽结起裙边,将露出来白净的纤足踩进污浊田泥浑水里,而向着自家的男人跋涉而去。

随后,她就耳根羞红的倾倒在了周淮安的怀抱当中,却是刚刚有些欢喜和急切之下,差点儿就失足摔在这水田里了。然而周淮安看着她洁净无瑕的精致小脸上,依旧红扑扑而晶莹汗珠未干,袖边裙摆上也有多次勾破和污渍的痕迹,显然是经过了真真切切的充分劳作,却是有种别样的娇美可人。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劳动让人快乐,劳动使人健康、美丽么?”,只可惜实在相应场合不对,对方也太容易害羞了,不然少不得要借机就地摒除左右而好好品尝上一二了。他不由宛然一笑道:

“却是辛苦药儿了,不知道桑园里的感觉如何,药儿可还做得顺手么?跟去的那些女人表现如何?”

“确有些累人的,若非如此,妾身又怎知时间劳顿之苦。。寻常蓬家小民之妇,蓬发垢面、砥砺手足,汗透浃背而衫裙皆破,才不过撷得一两日的口食。。妾身多年居养处优,所做怕是远不及其中的二三分。。”

从男人怀抱中正起身的曹红药,却是理了理鬓发细声道:

“药儿能明白这些,却让我甚是欣慰了。。”

周淮安微笑的点头道:然后接过茶汤直接拿开盖碗灌了好几大口才道:

“实时了解民生而感怀自省,才是我辈不至于堕于安逸而忘乎所以,重蹈旧朝覆辙的关键所在啊。。”

“而药儿也想请问郎君,能否在后园之中开辟一蚕室,采桑以为后续所养,不至于为眼下这番作为半途而废?”

曹红药也不嫌田埂湿滑的端坐在旁,一边在织裙上剥开焦黄的烤薯道:

“如此甚好,难得药儿有此良苦用心,其实咋们可以做的更多一些。。”

周淮安顺势张嘴作出一个等待饲喂的姿势来,然后顺势舔了舔她忙不迭缩回的手指道:

“就从城外专门拿出一个门类齐整庄子来,多种一些桑林茶果之类,再编设蚕房、织机、染坊、茶场等四季劳作的体验之所。既是为这些督府眷属们日常的娱情解乏,也是体察民间百姓的劳顿疾苦而不忘根本的用意。。”

“也正好籍此观察一下,那些是虚以应付的口是心非之人,或是好逸恶劳的肤浅之徒、贪慕虚荣的功利之辈;那些是可以引为助力的忠贞坚毅之选;毕竟从日后着想,也是这天下女官们的最大靠山了啊!也可以在这些方面更好的协助于我。。”

“多谢郎君的体怀用心了。。药儿不知何以为报了。。”

曹红药却是心中越发有些感怀激切起来;

说实话,自从黄王为首的大齐新朝覆灭在即,而她的阿母曹皇后生死未卜的消息传开之后,作为当事人等的她也未免在暗地里受到了不少的压力和影响。虽然她在明面上还是当之无愧的后宅之主,但是去除了娘家的背景和影响之后,能够维系这个地位也不过是这个男人的一言而决。

所以,就算她心中报有怎样复杂徘徊的情怀和思绪,也只能很努力的学习各种新事物,和扮演好作为后宅不可或缺贤良淑德的女主人角色。虽然这个男人待她是一如既往的敬爱和信任不减分毫,但是私底下还是不免有所若隐若现的危机感和底气不足的隐忧。

尤其是她一度也察觉过某种不知道真假的传闻,比如有人试图在推动家门出身更好却沦落风尘的沈氏,甚至是那个意外为男人怀了孩子而身为已故归义军张(议潮)司徒之女的张氏,作为未来王府女主人的备换之选。

因此,在空荡荡的无处着落的忧虑使然之下,她甚至一度打算打破自己从不干涉男人身边私密的人设,而按照自己唯一陪嫁的女官崔婉蓉的隐晦建议,亲自从身边接触的那些女子当中择选清白秀丽的良媛小女,就此献纳于内以为固宠。

然而,她只是稍稍露出这么一点意思就被周淮安给拒绝了。非但如此,这个男人还意有所指的让她莫要更多的胡思乱想,还当场手段齐出的将她摆弄城了好几个羞人的新姿态来作为惩罚。然后,暗中建言过的崔婉蓉也以就此消失了好几天;然后,才愈发俯首帖耳的回到她身边来。

然而现在看起来,包括召集和带领那些女子和眷属的结社,参与女官制度的创立和建言献策,乃至如今这充满象征意义的农桑体验日活动;这个男人所作所为的一切种种,毫无疑问都是在自己的将来铺路和巩固名位;如此良苦用心,这怎么不让她感怀至深却又愈发情难自己呢。

随后,她就听见男人突然有些语气飘忽的道:

“药儿,待会儿的午食时分,咋们就去一边泡温泉一边吃好了。。”

事实上,对于她心中的这点忧虑周淮安也多少心知肚明的,只是有些东西是没法劝解而只能自己体会出来了。毕竟,相比打破现有格局的制衡和平稳,让其他女人看到上位的希望而把后宅闹得一地鸡毛的结果;还不如让她这个相对弱气,也更加听话和让人安心的小夫人,继续名正言顺占住关键的位置,而为自己的事业做贡献。

只是听到这个富含暧昧的建议之后,曹红药本已经恢复洁白无瑕的脸蛋儿,却又似乎以为内想到了什么不可名状的情景,而再度霞染绯红直透到了耳根,却只是出乎意料的哼出一声富含娇羞无限的“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