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司马天琪光芒耀眼,宛若一尘不染的圣女,超凡脱尘。

继而!

明眸顿开,清澈如水。

当第一眼见到林辰的时候,见到那久违而熟悉的笑容,司马天琪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竟是直接扑入林辰的怀里:“林辰!你真得还活着?我不会是在做梦吧?真得是你回来了?”

林辰不想打击司马天琪的芳心,还是勉强安抚着司马天琪:“是的,是我回来了,让你受苦了。”

“见到你安然无恙的回来,就是有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司马天琪感动得泪水盈眶,面色伤感的轻叹道:“可我感觉,方才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我甚至感觉自己都要堕落了。我知道是你,是你在呼唤我才能回来!谢谢你,真得是太谢谢你了。”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会有更崭新的未来。”林辰轻声安慰。

“对了,小雪妹妹呢?”司马天琪不禁问。

“她…小雪还有些麻烦,不过我一定会解决的。”

“我…我真得不敢相信,小雪竟然会伤害御兽阁,我知道不是小雪本心所为,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邪魔占据了小雪的身体,绝非是她本意,而邪魔也是利用了你们之间的感情与信任,罪不在于你,所以你也不要太自责。”林辰语气轻柔。

“就算是小雪被邪魔所利用,但也有我的疏忽之责,若是我能够及时禀报的话,御兽阁就不会发生这等惨剧了。”司马天琪一脸自责愧疚。

清纯白色婚纱美女桃花下灿烂写真

“邪魔诡计多端,早有预谋,就算没有小雪,也定会有其它办法来算计御兽阁,而你也是位受害者,只不过是邪魔先选中了你,所以你真得不必太过自责。何况邪教魔贼这次也是自食其果,一举覆灭,也算是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御兽阁所逝去的英魂也得以安息了。”林辰满脸认真的说道:“如果你依旧认为自己有罪的话,就好好活着,努力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强,好好守护御兽阁。”

“谢谢,我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的,以后绝不会再让邪教魔贼如此轻易的侵犯我们御兽阁,伤害我们御兽阁中人。”司马天琪信誓旦旦。

“咳咳,你们是不是把本座当作是空气了?”司马天云终于忍不住出声。

“父亲,您怎么…”司马天琪惊吓了一跳。

“唉~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想不到我这位做父亲的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司马天云摇头轻叹,颇有几分怨气。

“父亲…天琪只是…”司马天琪面色羞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贴在林辰的怀里,便慌乱一退,芳心乱跳,有些不知所措:“对不起…我…我只是一时情不自禁,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没事,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林辰微微一笑。

只是朋友么?

司马天琪略显伤感,但也心知林辰与秦瑶感情深厚,不易破坏,现在能够再见到林辰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便勉以一笑:“是的,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

司马天云也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但对于儿女私情之事,他也不敢作主强求,便转开话题问:“对了天琪,身体可有异样?”

闻声!

司马天琪这才从慌乱中反应过来,感觉到自身异样,竟是不可思议的惊然道:“怎么回事?我的修为怎么…”

“你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重新打通激发你的圣兽血脉,而你修为本身已至瓶颈,突破也只是顺理成章。”林辰笑道。

“说到你的圣兽血脉,你可真够保密的,竟然连为父都是一概不知晓。”司马天云一脸欣慰的笑道:“但也好在是你最后不惜性命守护,才能守住兽神殿最后一层的防线。如果你真得认为自己有错的话,你已经用自己的性命代价弥补了自己的过错。竟然一切都已经无法再挽回,我们唯一所能做得就是重振御兽阁,让御兽阁不再遭受邪教魔贼的侵犯,这份责任要更加艰巨重大。”

“父亲,天琪知道自己有错,但绝不会再逃避,我一定会努力刻苦修行,守护我们的御兽阁。”司马天琪语气深重。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对了,近期我会留在御兽阁,需要闭关十日,任何人都不得惊扰。待我出关之后,定会给你们带来一个大惊喜。”林辰笑道。

“你可是我们御兽阁最大的功臣,没有你的话,我们御兽阁早已惨遭覆灭。只是我们御兽阁现在资源有限,不过会在兽神殿中给你一处最适合的静修之地。”司马天云一脸感激,知道林辰连番恶战救治下来,损耗不轻。

“那就多谢阁主了。”林辰拱手道。

“不必这么见外,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就叫我声伯父吧。”司马天云意味深长的笑道,知道在儿女私情上无法强制,只能进一步拉近林辰与司马天琪的关系了。

司马天琪心思聪慧,自然明白自己父亲的苦心,面色显得更为羞红了。

“那…以后弟子就不客气了。”林辰尴尬一笑。

“别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不、不,本座的意思是,以后可以加深我们的关系,毕竟你可是御兽阁的一大功臣。”司马天云一时口直心快,就差一步要把林辰招为女婿了。

“阁主太客气了,搞得弟子都忐忑了呢。”林辰一脸发窘。

司马天琪早已羞涩得埋下头,又偷偷瞄了眼林辰,心里小鹿乱撞。

即后!

林辰便破例进入了兽神殿最好的静修之地,也是只有历代阁主才能坐修的圣地。

灵洞之!

灵气充裕,宛若仙家福地,即便御兽阁惨遭打击,也没有影响到这片洞天福地。

不过,林辰闭关可不是为了修炼,而是想要大批量的赶制兽龙丹。

毕竟,劫后的御兽阁可谓是大伤元气,能够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也是御兽阁最忠诚的守护者。

但要守护御兽阁的话,不仅需要尽快恢复元气,还得增强整体的实力,包括是林辰旗下的龙盟势力也是需要进一步加强的,所以兽龙丹是必不可缺少的。

“血龙前辈!”林辰传音呼唤。

“小子,你这次做得不错,帮本尊夺回了龙骨。”血魔龙笑赞。

“那您老现在情况如何?”

“本尊现在没有健全的肉身,要融合龙骨还是得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海龙王的兽体现在倒是可以勉强一用,不过本尊需要大量的龙血石。”

“需要多少?”

“一千颗!”

“我擦!您老这胃口未免太大了吧?”林辰惊吓了一跳。

“跟本尊你还至于这么小气吗?若是本尊成功融合掌控龙骨的话,那你以后等于就拥有仙境强者庇护。对比起那只还在跟你保持协议中的海兽相比,本尊才是对你有最大的保障。”血魔龙轻哼道:“你再好好想想,你我自认识以来,本尊何时亏待过你?”

“行,就满足您老。”林辰翻了个白眼,不过要是血魔龙能够达到仙兽的强度,等于也是给了林辰一张超级王牌,一千颗龙血石花得也是值的。

“那本尊也得跟你事先说明,本尊需要闭关一定的时间,龙盟那边可就无心打理了,不过现在龙盟也算是步入了正轨,有你那几位弟兄在,本尊也能放心让权。”血魔龙道。

“这段时日龙盟这边确实辛苦您老了。”林辰顺口又问:“对了,龙盟这次损伤有多少?您老有无统计?”

“虽然那时邪教魔敌大势已去,但也有许多邪教魔敌拼死反扑,伤亡也是在所难免。不过龙盟损失不大,也就伤亡五十余人。”

“我们龙盟发展时间不长,这伤亡也算是不少了,也不能亏待了死去的弟兄们,好好善后吧。”

“任何一支势力的崛起都是需要付出鲜血的代价才能成长起来的,也只有经过鲜血的洗礼,龙盟以后才会变得更加强大。”

“恩,近期我会进一步加强龙盟的整体实力,未来局势会有长时间的安稳,正巧可让龙盟养兵蓄锐。”林辰正色道:“您老先闭关吧,龙盟还是需要您的关照,这段时日我也会尽快赶制一批丹药出来。毕竟修为提升需要一定的时间,只能在丹药辅助上缩短时间,增强效率了。”

以林辰手上所拥有的资源,再加上龙魂戒复制空间的作用,只要给予林辰足够的时间,还是可以大批量出产兽龙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