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仔细想了想他最近的所为,特别是称帝之后,和诸将的关系的确变的疏远了起来。

虽然这里面有牛金星提倡君臣之道,有意让他和诸将区分开来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内心也早已把自己当成了这天下的主人。

天下之主,万圣之尊。自称必是寡人,外称定要是朕,又岂能和手下将领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的在一起?

现在连普通的兵卒都看出了自己和手下将领的疏远,像刘宗敏、李岩等人又岂会不生出别的心思。

想到这里,李自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更增郁闷。天下未定,他自己倒端起了皇帝的架子。而自己都这样了,又如何要求手下将领与普通士卒打成一片?

每个人都认为天下已定,该享福了。有多少人开始在京师里面买房置地,又有多少人娶妻纳妾。在这样的情形下,谁还会存有打仗的心思?

之前败仗,李自成以为是清军突然入关,杀闯军了一个措手不及。但现在看来,一切败仗似乎都有迹可循。

那接下来的这一仗,还能取胜吗?李自成心中暗自嘀咕。

周围兵卒不知道李自成的想法,那领将拿过来酒袋饮了一口酒道:“闯王是当皇帝的人,确实也应该和普通将士不一样,要不然谁还会争着抢着去当皇帝啊!你说是吧!老哥。”

李自成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你们一路跟随闯王从洛阳到京师,本是想求一份富贵。但现在富贵还没求到,却要在不久之后和鞑子大战,接下来是生是死都不能确定。你们现在后悔吗?是不是不跟随闯王骑兵,会好一点?”

所有兵卒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好半晌,才听见那年轻兵卒才沉声道:“孙子才会后悔啊!我才不后悔呢!”

看李自成满脸不信的看着自己,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脸上有隐隐怒色道:“你别不信,老子我就是这么想的。”

小女生的甜美超可爱

那领将脸色一变,怒声斥道:“刘大,你吃了火药了,满嘴喷粪。你是谁老子,快向将爷道歉。”

年轻兵卒冷冷的摇了摇头,望向李自成道:“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那一年,我们村的土地被福王家的一个仆人看中,说自此之后所有的田便都是福王家的王田了。村中人当然不愿意,让夫子写了状纸,告到了官府那里。但那些贪官私下收了那仆人好处,况且他们也不敢得罪福王。不仅不替我们做主,还说我们诬告。当堂打死了几个领头的,然后把剩下的人部关进了大牢,说要秋后问斩。”

张鼐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闯王来了。杀了福王,打开监牢放我们出来。不但把原有的土地还给了我们,而且还分了福王的田地给我们。当时为什么我们村那么多青壮从军,就是因为闯王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而且若是闯王败了,那些狗官还会回来抢我们的土地。我家中还有老母,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靠着现在闯王下分的田地,即使我战死了,他们都能够活下去。我这条命已经卖给闯王了,就算死,我也不会后悔。”

其他兵卒大声叫喝,“刘大说的是,好男儿就应该有恩必报。”

只有那领将脸色难看,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笑着向李自成道:“将爷,刘大年轻,火气大,您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

刘大却没打算停止,手指李自成道:“我不知道你什么人。但自你过来,就东问西问,说闯王的不是,扰乱军心。你到底想干什么?唐哥,说不一定他就是鞑子派来的细作,我们把他抓起来,直接扭送到上面。”

就当他们争吵间,一队士卒手持火把朝这个方向走来,领头的是李岩。当他看到李自成坐在那里,心中顿时长舒了一口气,而完没有意识到当时有点奇怪的气氛。他连忙上前道:“陛下,可算找到你了。”

周围人听了这话,惊的顿时呆住了。

只有那领将首先反应过来,慌忙跪下道:“哨总唐一隆拜见闯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人也慌忙跪下,高喊万岁。

李自成看了看李岩,缓缓站起身来。他摆手下令让众人起来,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李岩心中奇怪,看了旁边的张鼐一眼。

张鼐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一路无言,等行到大帐外。李自成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停下脚步,转身向张鼐道:“鼐儿,你去找捷轩,把那一队兵卒调入御营。”御营是以老八营里的兵卒为基础,由李自成亲自指挥的亲兵营,里面兵卒对他忠心耿耿。

张鼐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李岩看李自成脸色难看,犹豫了一下,拱手道:“陛下,您早点休息,微臣先告辞了。”

李自成摆了摆手,“林泉,你这个时候来寻朕,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进来说。”

李岩皱了皱眉头,随李自成走进帐去。

李自成令亲卫取来了一些吃食,和李岩对向而坐。没等李岩开口,李自成就自顾自说的给他讲了今夜的事情。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向李岩道:“林泉,你说入京之后,我是不是确实和诸将有点疏远了?”

李岩沉默了一会道:“君臣有别,陛下这样也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形势变化太快,并非由我军完决定。”

李自成勾了勾嘴角,李岩这样说就等于承认了此事。他沉默了好半晌,语气里有点犹疑的说道:“林泉,你说这一仗我军能胜吗?”

李岩回道:“陛下不必太过担心。若是在京畿地区,我军占有绝对的优势。即使不能灭鞑子,取得一场胜利并非难事。”

李自成听出了李岩话中的意思,“那其他的地区呢!”

说到这里,李岩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他才沉声道:“陛下,微臣前来,正要和您商议此事。我认为我们应该需要提前考虑,若是太原失陷了我军该怎么办的事情了。”